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被惊叫声吵醒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12:17分,手机刚连接网络,就不停有新消息提醒。拉开床帘,宿友吵吵闹闹作一团,窗外湿哒哒下着雨,打了个寒颤。江南的秋雨,是多穿几件衣服也盖不住的冷,风不太大,却能从袖口,像虫一样,麻麻地蔓延到全身,是刺骨的冷。

起床洗漱,加件衣服又躲回被窝,打开手机,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是中秋节。

阴雨天不适合出门,窝在被窝里看剧,一集又一集。

再一次拉开床帘时,已经是傍晚,雨早就停了,打开朋友圈,都是分享圆月和团圆饭。心里泛酸,无法和家人在一起,也没有月亮可看。实在太难过,就拉着没回家的宿友说我们几个也吃个团圆饭吧,洗漱换衣整理,心情才慢慢明朗起来。

回宿舍的时候下起了小雨,没有伞,淋着雨踩着水坑走。路灯暖黄暖黄,照着积水晃荡,袖口还有半个小时前的啤酒香。

猛然想起一年前的夜晚,酒店房间暖黄的灯光透过落地窗照着一个小小的圆桌,阳台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。秋天的晚风太凉,抱着胳膊微微打颤,可谁也不先说晚安,谁都不想打破此情此景。

啤酒瓶碰撞,他说,

“原来我不在这一年,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”

我咬下一大口肉,说,

“当时谁能想到,大家现在是这样子呢。”

我们聊曾经也聊未来,一整晚哭哭笑笑。我们好像认识太久,又好像从那一晚才开始真正认识,那些藏在心底里的话,被酒精拉扯出来重见天日,也许最后也会随着酒精挥发。谁知道呢,今晚我们无话不说,天亮之前我们就只做自己吧。

一年的时间,不太长,也算不上短。许多事情,都变得不像从前的模样。

一年后,我在南京街头看着路灯想起一年前的我们,我在图书馆的咖啡厅回想那晚的彻夜长谈,敲下这些文字。

从深夜到天亮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你还记得

最近一次和朋友彻夜长谈

是什么时候么

当时是什么情形。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新头像投票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「周日答」爱在黎明破晓前

晚安。

编辑/一只鬼

始发于微信公众号:城市病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