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同学,小威


其实喜欢一个人,就是我要得到回应


认识小威是在上高一那年,他坐在我前桌还是后桌忘记了,一直到上高三的时候才分开,所以在前面两年里,我们都是住在一个宿舍,每天下午一起去打球,一起去吃饭,反正就是,很要好。


到了上大学的时候我们也都在武汉,虽然不在一个学校,但是相隔不远,我去过他学校,他也来我们学校吃过饭,我到现在为止几乎都会把他介绍给我所认识的觉得不错的单身姑娘,毕竟我是见过他光着屁股的人。


其实重点还是在小威上大学的时候,我不太熟悉的时候,大学的小威参加了一个活动,认识了一姑娘,不在一个学校,姑娘也比他高一届,但是曾经的两个人非常好,不过在上学的时候一直没有见过,都只是通过网络和电话沟通,曾经在一次城市病人小范围聚会的时候,他说起那个姑娘的时候都是眼神冒光的。


后来姑娘毕业回到了南京,小威也独自一人去了南京实习,那时候的小威是很青涩的,虽然他没有直接承认,但是我一直觉得他去南京就是奔着姑娘去的。


16年中秋还是国庆的时候小威来北京出差,那个时候他已经去杭州有一年了,我带着夫人和他一起吃了顿火锅,那是我夫人第二次见小威,第一次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从杭州赶回来参加婚礼那次。


事实证明,除了喝酒以外,吃火锅是最适合聊天的饭局,那天小威就大概讲了一下他去南京以后的事情,大概就是见了那姑娘,也挺好的,只是后来姑娘家里开始给她安排相亲,她也去了,虽然没有成,但是慢慢的小威跟她聊天已经没有太得到回应了,在南京待了一两年左右,小威对她非常好,姑娘也习惯了小威对她好,只是,小威在这个不太明确的关系里,得不到一丝安慰。


后来小威在走的时候给姑娘发了个信息,告诉她小威要离开这个城市了,姑娘也如很多电影里一般给了小威一句:再也不会有人像你一样对我好了。



其实小威只是得不到回应,感受不到对方的信号,慢慢的,小威也就失去了对她好的理由。


离开南京,去了杭州,小威骑着自行车去了一趟西藏,骑着自行车去了婺源,小威说,只有在路上,才能记起自己青春的模样。


O ever youthful, O ever weeping.


那天在吃火锅的时候,我们还说到,现在我们真正能掏心窝子说话的人还是自己曾经的那些同学,比如小威,这也是为什么标题是「同学」而不是「朋友」,「同学」两个字比「朋友」两个字来的更真切。从毕业以后我们几乎就没有什么真朋友了,因为现在交朋友的成本太高了,上学的时候是有时间天天混在一起的,一起去网吧,一起逃课,一起吃饭打球,一起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聊妹纸,而现在,我们只能做一件事,工作,为了活着而工作。


我夫人说我认识的男生基本上都不靠谱,不过小威是个例外,算是我认识的男生里最好的了。


写于北京地铁上。


有点乱,凑合看,小威快来评论里纠正错误。

题图:小威

小威的博客:http://imziv.com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南风大叔):我的同学,小威

[书单·第一期]大家推荐的书单
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