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生活,我和他们聊了聊

关于生活,我和他们聊了聊

这次的内容始于这期节目,根据这个题目,我和他们几个简单的聊了下,内容有点长,不过挺有意思。

另外:「城市病人」的有声节目最近要重新开张了。

#有爱情,谁都了不起

小慧,96年的江西姑娘,在老家相亲有了一个未婚夫。

南风:你听过果木的那期《年轻人为什么去大城市》吗?
小慧:听过

南风:那你有去大城市的想法吗?
小慧:有过也去过,但是可能是自己不入群,也可能是适应不了大城市的快节奏生活,所以现在回来了。

南风:喜欢现在的生活吗?
小慧:emm,这么说吧:思想想要有更大的理想,身体却安于现状

南风:我记得你之前有说过今年不结婚,但好像在群里看到你又说想要结婚了,是吧?那是什么原因导致你改变想法的?
小慧:当初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,彼此之间的摩擦还不够,仓促之下结婚,大概以后会有很多争吵,我不想让我以后的孩子跟我一样,在争吵中长大,对家庭的意识存在畸形;再者,还是想多陪陪父母,毕竟结了婚,就不是那么方便天天回家了;至于说想要结婚,大概是赖先生用他的行动向我证明了他是真的爱我,想好好与我度过余生。

南风:刚刚有说「身体安于现状」,那你的赖先生如果需要你随他蹦波,你会跟他去吗?
小慧:会,只要两个人在一起,我会愿意跟随着他,毕竟爱是相互的,我也相信赖先生不会让我太辛苦

南风:你在回到老家以前的理想或者梦想是什么?
小慧:其实那时候并没有什么理想,高中毕业后在深圳呆了半年,因为不习惯所以回家,之后一直从事文职工作,后来才做了HR,也报考了人力资源管理的成考,也以为自己会一直在HR这条路上,可是小县城毕竟还是有局限,不能全部施展拳脚,所以机缘巧合来了村委;可是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可以继续回到HR的路上,毕竟这是一个我兴趣比较浓厚的岗位。

南风:你有什么想主动说的吗?
小慧:还是希望城市病人可以热闹起来,因为城市病人陪我度过了比较艰难的那段时间,很感谢!


#用现实默默打脸那些说闲话的人,感觉也是挺不错的

我看过蒙塵的照片,我一直以为蒙塵是90后,直到后来才知道他大我好几岁。

南风:你听过果木的《年轻人为什么去大城市》吗?
蒙塵:没有

南风:那你简答自我介绍一下,比如现在在哪?多大?婚否?工作等等
蒙塵:一个生活在广州的地球人,30+,未婚,IT行业,拥有年轻心态的中年美少男,哈哈。够不够?不够我再补补

南风:我一直以为你是在深圳…那你是已经在广州买房计划在这里定居吗?
蒙塵:是的。准备在广州买房了。正在做流水。希望能成功买房定居。哈哈

南风:对于现在的生活满意吗?
蒙塵:对现在的生活还好吧,虽然和我想的有差距(当上总经理,出任CEO,A股上市圈钱,迎娶白富美,套现出国,住洋楼养番狗…),但是作为一个草根,能不断努力向上,用现实默默打脸那些说闲话的人,感觉也是挺不错的。

南风:你是怎么应对家里或者朋友催婚的?
蒙塵:催婚…爱说啥就说啥吧,只要自己内心够强大,催就催。再说了,那么急的话,不如给我介绍女朋友过来?

南风:就没有被安排去相亲?
蒙塵:有啊。基本上介绍什么人过来都会去见一下的,毕竟要给介绍人面子。还有就是没准真的能遇到合适的人。

南风:目前包括相亲的对象,有遇到觉得还不错的女生吗?
蒙塵:有,正在接触中。哈哈

南风:在广州生活有觉得疲惫吗?如何应对?
蒙塵:只要是生活,当然都会有疲惫的。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,路要一步一步走,相信努力总会有收获,相信未来,正视自己的现状和不足。疲倦的时候就放纵脱离一下生活,例如做个废人,混吃混喝,虚度光阴几天,等想努力的时候就赶紧继续努力。

南风:作为生活在北上广的你,有对那些生活在小城市里的人想说的吗?
蒙塵: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吧,如果房子车子都有了,希望过安稳日子的人,其实小城市也不错,生活压力小,家人团聚,夜晚陪着家人去江边河边散步,周末开车去乡镇度假,挺好的。如果是贫穷家人的孩子,在小城市打工就不如来大城市了,毕竟钱多,可以存够钱再回去。


#如今的我,喝着孤独的酒,吹着自由的风,在余生里,做着只有自己的梦。

果木是城市病人的主播之一,我非常喜欢她的节目风格,她成为主播是因为我曾经在公众号上回复过她一句话,就是因为一句话的感动。虽然我已经不记得那句话是什么了。

南风:你现在在哪个城市?做什么工作?
果木:曾经的传媒民工,不知名城市的非著名新闻女主播,如今 ,体制内的办公室大姐大,坐标湖南邵阳

南风:我记得录《年轻人为什么去大城市》文章是你自己选的,当时选择这篇文章是因为感同身受,或者说是因为这代表了你的心声吗?
果木:当时选择这篇文章,自己刚从北京回到湖南,有点儿感同身受,毕竟那时候一心以梦为马,不想辜负昭华。

南风:从北京回去好几年了,和之前在北京的生活,更喜欢哪个?
果木:曾经我以为自己和别人不同,哪怕离开北京,依然不会被家乡一些习性同化,我还是会坚守儿化音但是慢慢发现,我已经忘了北京的生活,当我努力去回忆,发现那段日子已经模糊成一段剪影。曾经爱过,但我选择过好当下。

南风:如果没有家庭的因素,你会选择再回到大城市生活吗?
果木:家庭因素?其实我离开北京更多是因为没钱,也深刻明白,在北京自己很难独立买房生存,所以我选择回湖南。

南风:从现在的生活来看,能想象到自己的未来吗?简单来说,就是,现在的生活是一眼望到老的吗?
果木:“做自己小小世界的大英雄”!每个城市都有他的特色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,小城市也有他的不可预计性,大城市也有它的周而复始重复性,我觉得看个人的规划,最起码我看不到,因为我内心深处一直在尝试不同的选择,也不从拒绝新的开始。

南风:现在的感情生活是什么样的?有没有催婚?有的话是怎么应对的?
果木:在我读大学的时候,奶奶告诉我“你要找一个让自己觉得温暖的男子结婚”。爷爷奶奶感情特别好,爷爷刚走那几年,奶奶整个都老了十余岁,如今她重新称霸广场舞,成为摇晃着红酒杯的时尚老太太,因为她说不希望爷爷在天上看着她过得不好。目前我有很多选择,也在被人选择,家人希望我安定幸福,但是他们充分尊重我的选择和决定,很感激他们,让我成为小城市晚婚的“幸运儿”。

南风:如果拿一个愿望来换走你的狗,必须换,那你想要什么?
果木:这只傻狗,能换什么?估计白送给别人都不会有人要吧! 溜溜是我生命一部分,无法割舍,如果必须要换,我好希望下辈子我做狗子,它做主人!

果木:我是个任性的人,这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,发现人生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。如今的我,喝着孤独的酒,吹着自由的风,在余生里,做着只有自己的梦。


关于生活,我和他们聊了聊

果木奶奶


关于生活,我和他们聊了聊

果木和她的狗


#人情其实就是温情的利用

她给我讲过一个她和一个博士的小故事,她在最近一期的「周五问」里的答案是“希望他过的比我好”

南风:你现在在哪个城市?做什么工作?
东篱夏:南宁,医务

南风:真是够言简意赅,你本科和硕士都是什么专业的?
东篱夏:你这是调查什么呀

南风:是一个关于生活的访谈,现在的生活,理想的生活
东篱夏:准备去值班,你能把最终问题发给我么,细节真的不太重要

南风:这个会根据你的回答来问问题的,不是标准统一的问题。
东篱夏:我以为可以直接回答最终问题,这种现实与理想的问题,就让我们用总结性的回答去感慨就好,毕竟细节剖一次见一次血,虽然不疼,但是流血过多也会死

南风:所以说到底就是现实的生活并不是很满意呗?
东篱夏:不满意啊,前两年以为熬过了初期,可以迎来熬过的喜悦,现实告诉我有惊无喜,若是在坑里,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阳光,那么唯一的出路就是跳出坑,其实绊住我的不是稳定这个词,而是人情这个词,遇到十个对你不好的人,可是你依旧对那一个对你好的人留有感情,感谢她对你一点的的温情。

南风:经过最近几年,让我觉得,人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价值,每一个陪伴你的人大概只能陪你走一段路程,幸运一点的话会有一个伴侣陪你走完剩余的人生,人情可能只是阻拦你前进的一个畔脚石。
东篱夏:所以我想明白了,所以我才觉得一点也没用,其实都是利用,只不过是温情的利用,职场里如果你失去最后的利用价值,那么温情也随之消失。

南风:有新的规划或者想要去改变吗?
东篱夏:考完中级职称考试,我就考虑辞职的事情了

南风:你认为南宁是一个大城市吗?有离开那里的想法吗?
东篱夏:想离开

本来还想再聊一会,但是给她发消息没有回复,应该是值班在忙。

「南风大叔」




关于生活,我和他们聊了聊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