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L.21我所写的每个故事里,总缺不了一个你

VOL.21我所写的每个故事里,总缺不了一个你

声音:妮子  文字:半杯暖

– 点击聆听 –

VOL.21我所写的每个故事里,总缺不了一个你

想到未来的某日要一个人默默离开,便忍不住悲恸了起来。毕竟这里给了我那么多记忆,快乐的抑或难过的。我试图回想初来时的情景,设想了千万种结局,唯独这一种是我始料不及。好在,一切都终将过去;也好在,我们都笑着走了过来,尽管中途有人哭泣。

很多次,我尝试着去写那段过去,像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那样去写你,写我,写那段得未曾有和爱而不能,但每一次都只是写了个开始。我想我大抵是那种写不好长篇的人,故而你只能出现在我没有情节的故事里。可是你一定不知道,你不是偶然。我所写的每个故事里,都有一个你。

这是我一个人在北京过的第二个冬天。比起你离开的那年,今年不算冷,但也不温暖。不过,也习惯了。因为你说过,练习一个人,是为了更好地两个人生活。所以,北京给我的,现实给我的,我都收着。

无论当初的北上抑或将来的南下,我想我都是奔着幸福去的。我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这么勇敢,可以二度为此博弈。可有些人就是这样,如果生命里缺少了挚爱的人或事,她注定会为之颠沛流离。而不巧的是,你的中途缺席使我成了这样的人,也成就了我的倔强、我的不安、和我少不更事的任性。可能这是天意,我们无能为力。也可能这是命中注定,我们注定无法同行。

关于未来,不是不害怕的。怕要太久习惯一个人,怕无法深爱他人也怕无法被他人深爱,怕辜负了光阴也怕辜负了这么努力生活的自己。原来,我害怕的那么多,可是却要假装着忽略那些爱和怕,也假装着长大。你知道的,笨拙的我多么热爱笨拙的生活方式。可是自你离开,我开始学着变聪明,试着让自己像个大人。

时常在半夜醒来,看着黑夜到天明。也时常被噩梦吓醒,害怕地钻进被子里。我到底是胆小的,没有太多安全感。

突然想起某年深夏熟睡中的电闪雷鸣,我呓语似的喊“怕”,并本能地抱住你。次日醒来,你告诉我,熟睡中我惊悚的表情和本能的反应令你内心感到甜。你说,那时的我,像个婴儿,需要呵护。原来有人保护的时候,真的可以尽情矫情。而我的确需要那样的矫情。

周日去朋友家聚会,LILY的男人张罗了一桌美味,并为其剥虾仁。我坐在旁边揶揄,怎么没人给我剥,欺负我没蓝人咩?他们自是不顾我的揶揄,依旧明目张胆地秀恩爱,毫不避讳。

这样的桥段记忆中总是似曾相识。

不知道有限的青春里还能不能遇见一个为自己剥虾仁的人,也不知下一次遇见会是何时。生命里有那么多期盼,而最最期盼的你会不会如约而至。抑或你如约而至,我依然笨拙地弄丢你,感应不了你的暗示抑或被自己的迟缓搁浅。

你说我惊诧于你的笨拙。是啊,我智商偏低,看不懂太过隐晦的爱情,只听得懂赤裸裸的“我爱你”和不计较的“冷浪漫”,其余的那些欲擒故纵我全不懂,也不想懂。所以,每个故事里,我都会寻觅你,直至你用我看得懂的形式出现。


「 南风大叔 」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南风大叔):VOL.21我所写的每个故事里,总缺不了一个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